注册忘记密码
查看: 202|回复: 0

人生岂能年年相聚于高山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5-11 09:44:4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中文注册

x
       人生岂能年年相聚与于高山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 朱悟能


       说好的今年谷雨节过后又相约去打马岗採蕨菜的。
       蓉蓉今天给我一个微信视频,让我想起这曾经的约定。
        现在已经初夏,採蕨的时机已过。约定泡汤的原因是,我前些天又接手一笔活路。忙碌,劳动,毕竟还是中年人的命题。三朋四友相约悠闲于高山採蕨,这样的好事放在疲于奔命的今年显得有些奢侈了。
        说起蓉蓉,一言难尽,感觉现今的她就是古语所言的半老徐娘。初见她是多年前,我在县北参加房建,工地缺杂工,就近找了几个,其中便有她丈夫。高山出美女,那时的蓉蓉细腰丰臀天乳,有一股野性。去工地上探望她男人,穿着一件绷得很紧的花衬衣,那时山里女人不穿胸罩,前胸凸起的两点分外吸睛,背过身去,马尾辫上扎着圈红头巾,第一眼就猛地给我一个惊艳。四顾中,我明白自己只是她的粉丝之一,工友们对她无不关注。好在她的重心似乎不稳,明显倾向我,看我时眼神一闪间变幻出几多热辣迷离与忧郁。让我臆想:她倘若幸遇张艺谋之类,则必不输于巩俐之流。但偏远的小山村那有什么奇迹?云自无心水自流。
       这初见,让我难忘,欲罢不能。从她那里,我才最终确知——我原来在女人眼中常是令她们侧目颇有男人味的存在。这一点很重要,让我活在这纷繁复杂人间时觉得有味,无端多了一份自信。
       以后的日子,她如桌子山上一株壮硕的报春花王,动情时脸颊红晕照人,距离根本掩不了她的光彩。当然,这些年来她更像汉尼沟中一潭碧玉,曾摄我身影,沁我心脾,静坐空山中,相看两不厌。天各一方,我们只是偶尔相处。回到县城,因她,县北的山水在我脑海中雄奇之外多了一些妩媚。
       蓉蓉的男人五大三粗的,像一头不识字的老虎,不怒而威,嗅觉灵敏异常。在他领地内,别想有什么瞒天过海的事。而我颇有骨感,趋于型男,加上姓名中有个洋字,熟人惯称“羊子”。蓉蓉更是比较传统,总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,只不过融入了些新时代的奔放。胆小,并非坏事,无形中制约着,让人性的淫邪与山野的粗鄙都不得不点到为止,冥冥中不乏中规中矩。我与蓉蓉若即若离的好朋友关系,已然近二十年了。两家相距几十公里,一股远香,一种莫名其妙的牵挂断断续续,时有时无。这世界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,我妻与他男人天长日久也熟识,(我妻性格开朗,她男人本性豪爽),她儿子与我儿子谈话恰好也投机。于是我们一家去县北多了一个落脚点,他们一家来县城也多一个住处。这些关系源于蓉蓉对我的吸引,加上我的脸厚。两家人心照不宣。
       昨年本地活少,让闲游成为常态。一次游到蓉蓉家,她给我妻说起她们那里后背山上蕨菜遍地。妻动了心,她对野菜情有独钟,野菜没有农药化肥,催长素之类,吃起来让人放心。竹笋,蕨菜,三片,刺龙包,牛尾笋等山菜上市的时节,妻最爱买。我们曾经与邻居们双溪栗林边採过两次蕨菜,每次辛辛苦苦转来转去只採得一两斤,但那个野味,因为浸着自己的汗水,与买来的相比香很多。
        择得吉日,于是四月下旬的一天,我家两口,蓉蓉家两口,以及她的几个亲朋,十多个人相聚在打马岗上。採蕨需要一些窍门,我与妻都是门外汉,蓉蓉主动来帮我们,她对这山里的坡坡坎坎了如指掌,哪里蕨菜又好又多她知道。因她的指引,我与妻不至于沉溺在零零星星几寸长的小蕨芽边裹足不前,而是不断面对一丛丛高达四五十厘米鲜嫩的蕨菜“森林”。妻沿途尖叫感叹着,徬晚归家后,兴奋劲都没有消失,给邻居亲朋送些蕨菜去时,对打马岗的赞叹声不绝于耳,隔着几户人都能听见。末了她把部分鲜蕨放在冰箱里冷冻,大多数的用蓉蓉教的方法,开水烫软后晾晒储存。一年后的今天都还有吃的。
        每每吃着蕨菜,妻便会展望来年又登上打马岗,与远方的蓉蓉两口子一道,再约起与我们相熟的几个街坊邻居,大家开开心心一起去採蕨。谁知今年暮春人们又都忙起来了呢?
       蓉蓉今天给我微信视频,我正在干活,周围没有移动网络,不便多聊。末了她约我们一家空了上山去耍,我顺口答应。但心里疑糊,倘若这户还没做完,又有人请我做呢?忙忙碌碌的生命,不知哪一天是尽头。
       五月,野菜已经老硬,但山花正当盛开。人生岂能年年相聚于高山?真的不能实现,在工地擦汗之余,我将不吝期盼。


2018.5.5







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中文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